杨二

Machine repeats, Human creates

有一搭,没一搭[中]

(一)

大学时,人送江湖名号“春哥”,所以别人常和我开玩笑说“信春哥,不挂科,得永生,满状态复活”什么的,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一律“呵呵”过去。别人都信“春哥”,我也信,所以,我只能信自己。不过在泊头住了一晚小旅馆,第二天,满血复活,不是因为信了啥,也不是体力好,只不过休息的好罢了。得相信“有因就有果”,这是前一天搭乘一位信佛的阿姨教给我的。很简单的道理,但是如果把道理融入到潜意识里去,则需要很多的试错实践。貌似扯远了,似乎说话“有一搭,没一搭”,不要在意。继续简述 搭车之旅:

(二)

在泊头,需要先出城。小地方,没有公交车,本打算徒步走出去,结果没走多久,就有位大叔骑着一辆电三轮停了下来,他拉一些车床零件需要送到郊外的厂子里,顺路可以带我出城。有车就坐,管它三轮还是四轮。坐在上面想起了Jonson经常哼的民谣:“三轮车,跑得快,上面坐着个…”

下了三轮,才发现前面由于修路,公路成了单行道,好在来往车辆比较多,应该好搭车。果不其然,没走多久,有辆车停在了前面向我招手。车里坐着一对夫妻,从天津来的,要去德州,正好可以搭我一段。一上车便感觉叔叔阿姨像有心事的样子,通过交流,感觉是对的。我一不小心成了叔叔阿姨倾诉的对象,一路上他们跟我讲人生道路上的破折坎坷,以及对教育儿女的困惑,似乎无所不谈。可能他们憋在心里太久了,需要倾诉。从泊头到德州这一段,应该是我一路上听故事听的最多的,很敬佩这对夫妇,尤其是阿姨,一个人为家庭,为生活付出了那么多,是真正的女强人。很赞同她说过的一句话:“男孩和男人差别就在于是否有责任心,有担当,抵制诱惑是必修课。

在德州外环路口停下,告别李夫妇,继续边走边搭车,都是进城的车,鲜有顺路的。幸运的是,一位中通快递的三轮停了下来,把我送到了德州学院,在那里,没走多远,又搭上了一辆出租小面包,开车的是位热心的大妈,一路上一直在问我是不是志愿者,在搞活动什么的,眼睛不时地在我身上上下左右地扫,似乎在找“微型摄像头”。大妈把我放到了一个路口,就又折回城了。到了这里,实际上还没完全出城,所以继续边走边举牌, 好在周围风景不错,有湖有水的,还有传说中的“马踏飞燕”,才不至于产生枯燥倦怠的感觉。边玩边走了很久,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司机是位政府公务员,说刚从北京开完会回来,现在马上到家,如果在北京碰见就省事多了。还好他能送我到G104路口。

在泊头,需要先出城。小地方,没有公交车,本打算徒步走出去,结果没走多久,就有位大叔骑着一辆电三轮停了下来,他拉一些车床零件需要送到郊外的厂子里,顺路可以带我出城。有车就坐,管它三轮还是四轮。坐在上面想起了Jonson经常哼的民谣:“三轮车,跑得快,上面坐着个…”

下了”官员“的车,没走多远,一个“庞然大物”停了下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要马上变形的“擎天柱”,不敢经举妄动哇,否则一不小心就被削成泥了。司机是位比我大五六岁的大哥,正好可以顺路搭我一段,那叫一个兴奋啊,一路上见了不少这样的庞然大物,老早就想搭上一辆了,如今主动送上门来了。上车就像爬楼似的,很高,坐在里面视野挺开阔,还有空调,导航,睡床什么的,一应俱全。长途不知道,但短途来讲,这简直就是种享受。

在一个路口下了“擎天柱”,真的有点依依不舍,但路还没走完,还得继续前行,谢过了王大哥,便继续举牌徒步。没想到,这次竟然走岔道了,方向性的错误,第一次犯,多走了大约五公里的冤枉路。折回来后,有些累,加之天气正热,便在一个树荫处等着搭车,还好没多久,有辆小汽车可以顺路捎带我。车里有两个年轻人,是开车出来办事的,比较囧的是,他们是路痴,碰上我这个路痴,三个路痴,可以顶上一个交警了吧。边走边辨认路,最后在一个路口分开了。

继续前行,快到济南了,搭车的旅途也快完了,可能因此也放松了些,没看清就招了辆小面包,司机是位大叔,二话没说让我上了车,坐稳之后才看到前车窗有个“出租”的小牌子,于是便解释起来,但越抹越黑,被当成蹭车的了,大叔也就很“正式”地把我“请”出了车。下了车,挺愧疚的,毕竟耽误人家做生意了。搭车不慎,被扔在了半路,来往车辆不多,太阳也正当炙热,心里有点担忧:搭不到车咋办?当时水也喝完了,周围零星有几个“抽油机”,但石油不能当水喝,挺郁闷的。一个人走在胜利油田区,还是有些忐忑的。又边举牌,边走了大约五公里,幸运再一次降临: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里面坐着对夫妇,正好去济南办事,可以搭我到济南。上车便喝掉了这对夫妇的一瓶娃哈哈矿泉水,加之车里有空调,仿佛一下子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在济南的外环某路口下了车,听说前面有个“济南黄河大桥”,便决意不再搭车,徒步进城!不过很快就发现想法的幼稚,距离Joson所说的住处至少还有20公里,所以徒步过了大桥之后,便找了公交进城去了…

(三)

至于在济南的吃喝玩乐以及回家的大团圆,放在《有一搭,没一搭[下]》再说吧…时间不早了,洗洗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