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二

Machine repeats, Human creates

有一搭,没一搭[下]

(一)

连上七天班,还经常加班的节奏对我这种懒散惯的人有些吃不消,所以一直没空补上“有一搭,没一搭”的下篇。难得周末了,又可以坐下码码字了。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即便是狗尾续貂,或者说狗尾续狗尾,也写一些吧。“搭车”在路上的时间前前后后也就两天,虽说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但之后回忆起来却是意味无穷的。不过既然是“搭车回家”,“搭车”在前两篇文章说完了,这篇文章就写一写“回家”。在我的认识中,进入了山东,就是“回家”了,所以,就从搭车的终点——济南——开始写。

(二)

上小学时学过一篇课文,经常背诵来着,里面开篇就讲:”千佛山 大明湖 和趵突泉 是济南的三大名胜“。还记得当时教语文的陈怀何陈老师领读时,口音挺重,三大名胜常常被听成:”千肥山 大宁湖和抱托泉“。小时候的教育对人影响还是挺深的,以至于现在让我说起这三个地名,还有意无意地带有”肥宁托“的口音。既然来到了济南,也就有机会瞅瞅三大名胜的真面目,不过对景点也没抱过多的期待:再美也美不过曾经骑行路上在南方欣赏到的山山水水,更何况现在的”景点“多数都具有”人工打造“的属性,与朋友相邀一逛,也就图个轻松乐呵。

其实,真正抱期待的是人,济南有三大名胜,也有我两大朋友:Joson和刚子。都是大学好友,上学时就整天互损,有时逗哏,有时捧哏,回忆起来,目测都能写一本《那些年,我们说过的相声》了。这次回家路过济南,也是他们撺掇的。不过既来之,则”蹭“之,蹭吃蹭喝蹭玩蹭住的:在济南住了两晚,第一晚”睡“Joson,第二晚”睡“刚子。白天他们两个带我逛趵突泉,大明湖,到了晚上,济南和北京有个共同点,就是每天晚上的路边烧烤挺多。在北京,常常是一个人,所以”三过烧烤而不吃“。这次来济南,好朋友见面,自然是”一过烧烤就猛吃“。其实我喜欢的是喝冰爽的”扎啤“,更在意的是好友相聚的那种氛围:Joson还是那么木讷的可爱,刚子还是二的那么可以。酒足饭饱后就去K歌,到最后五音都唱成了一音,基本靠吼。K完歌就回”宿舍“开卧谈会,边喂养蚊子,边唠大学时那些人,那些事,真有种回到了大学时无忧无虑时光的错觉。

毕业至今,曾经的大学好友都各奔东西,在各自的生活圈里打拼着,期盼着有朝一日或出人头地,或继续深造,或升官发财,或飞黄腾达,或有个宁静的归宿,或有个靠谱的感情,无论怎样,现在没有谁的生活是容易的,都在这种不容易中,寻求着某种平衡。我们都学过一则数学法则:负负得正。所以,虽然没有谁的青春是容易的,但几个不容易的青春走在一起,往往会带来些许正能量,或许现在还只是星星之火,但未来总会有燎原的希望。

Joson && 小侄女晨晨

刚子

(三)

在济南玩了两天,第二天,恰巧我哥要来济南做事,于是告别了Joson和刚子,搭上了这一路上最后一辆车,直奔到家。

姐姐在广州工作与生活,由于距离原因,全家也就三五年相聚一次,所以这次的团聚,十分难得。说到回家,不得不提奶奶,自从爷爷去世后,她常常是一个人住着一个大宅子,每次回去我都会和她一起住,这次也不例外。老家里大多物件年龄比我都大,但由于奶奶保养的很好,无论用起来还是看起来,都得心应手。奶奶没什么爱好,不打牌,不玩麻将什么的,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烧水”。不用煤气灶,也不用电炉,方式有些原始:就拿个长长的圆柱铁桶,里面灌满水,放在用砖头简单搭建的灶坑上,下面塞填柴火,边续填,边拿扇子轻轻扇动。就这样,不急不慢,二十分钟左右便把一天用的开水烧出来了。把家里的事忙活完,奶奶便会锁上大门,出去串门。有时会去叔叔家,有时会去胡同口的一个大爷家,无论在哪儿,往往一坐就是一晌午;中午回来自己做点饭吃,然后看看电视,听听戏曲,往往听着听着便会在躺椅上睡着。人老了容易睡得多,奶奶一睡便是一下午过去了;天黑了便拿个小马扎,去镇上不远处的十字街口广场,和”老伙伴”坐在一起,边唠嗑边看“广场舞”。坐到九点钟左右,奶奶就提着马扎回来了,锁门,关灯,睡觉。在家陪奶奶度过的几天,天天如此:与人过日子,不是惊涛骇浪,而是细水流长,奶奶以前和爷爷是这样,现在她自己过,亦是如此。奶奶经常“叮嘱”给她带个孙媳妇儿回来,却从没说带个什么样的,现在我明白了,能够一起细水流长地过日子,就是应该找的人,也是奶奶希望的人吧

姐姐来到家后,就热闹了许多,父亲担心奶奶禁不起这般热闹(在我们那儿叫“上头”),聚会时便在饭店定了两桌酒席,省去了许多繁琐事。相机真是一伟大的发明,没有相机之前,美好只能借助回忆,或写出来,或唱出来,现在有了相机,方寸之间,可以蕴藏无限的回忆。在一起聚餐那晚,我拿着姐姐的单反,忙前忙后地留影,定格了许多美好的瞬间。下一次的相聚不知会是在哪年哪月,只能且行且珍惜。

(四)

有时偶尔也会想想”教育“的问题:一个人的教育,究竟是学校和社会影响的深一些,还是家庭深一些。我在社会上的日子不算长,所以目前于我而言可能是家庭:走到现在,如果做个自我剖析,会发现基本上是综合了一些家人的性格特点才形成了“我”。比如,爷爷的专注,奶奶的热心,父亲的沉稳,母亲的倔强,叔叔的忠厚,婶婶的随和,姐姐的文静,哥哥的乐观…并非简单的一加一,有些在我身上也体现的不明显,但终归是受到了他们每个人的影响。所以,每当有所成就时,想想这又不是我一个人做出来的事,所谓的成就也就看淡了许多,而每当失落时,想想身后有那么多的亲人在支撑着我时,所谓的失落似乎也就减轻了许多。开复老师经常念叨”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被说滥的话希望不要被模式化,要找最好的老师,也可以试一试从自己的亲人”下手“,道理很简单:每个人都有发光点,更何况那个人是你常相伴的亲人呢。

(五)

现在回想起来,整个的”搭车回家“这次经历,简直就是一次”怀旧之旅“:”搭车“是上次”骑行“的模仿之作,济南与好友相聚妥妥的是大学时代的节奏,回到家与家人的团聚,那就更不用说了,翻看着老相片时,充斥着对以前旧时光的回忆。

写到这里,可以算一个完结了,至于以后,还是那句话:且行且珍惜。

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