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二

Machine repeats, Human creates

阅读笔记《1984》

  •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 正统的意思是不想——不需要想。正统即没有意识。
  • 他们不到觉悟的时候,就永远不会造反;他们不造反,就不会觉悟。
  • 很有可能,历史书中的几乎每一句话,甚至人们毫无置疑的事情,都完全出于虚构。
  • 曾经相信地球绕着太阳转是发疯的症状;而今天,相信过去不能更改也是发疯的症状。
  • 所谓自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承认这一点,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
  • 在记忆不到而书面记录又经窜改伪造的这样的情况下,党声称它已改善了人民的生活,你就得相信,因为不存在,也永远不会存在任何可以测定的比较标准。
  • 你做爱的时候,你就用去了你的精力;事后你感到愉快,天塌下来也不顾。他们不能让你感到这样。他们要你永远充满精力。什么游行,欢呼,挥舞旗帜,都只不过是变了质、发了酸的性欲。要是你内心感到快活,那么你有什么必要为老大哥、三年计划、两分钟仇恨等等他们这一套名堂感到兴奋?
  • 得习惯在没有成果,没有希望的情况下生活下去。
  • 上等人的目标是要保持他们的地位。中等人的目标是要同高等人交换地位。下等人的特点始终是,他们劳苦之余无暇旁顾,偶而才顾到日常生活以外的事,因此他们如果有目标的话,无非是取消一切差别,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这样,在历史上始终存在着一场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斗争,其大致轮廓相同。从下等人的观点来看,历史若有变化,大不了是主子名字改变而已。只要不给他们比较的标淮,他们从来不会意识到自己受压迫。
  • 双重思想(doublethink)意味着在一个人的思想中同时保持并且接受两种相互矛盾的认识的能力。有意说谎,但又真的相信这种谎言;忘掉可以拆穿这种谎言的事实,然后在必要的时候又从忘怀的深渊中把事实拉了出来,需要多久就维持多久;否认客观现实的存在,但与此同时又一直把所否认的现实估计在内——所有这一切都是绝对必要的,不可或缺。谎言总是抢先真理一步。
  • 和平部负责战争,真理部负责造谣,友爱部负责拷打,富裕部负责挨饿。
  • 以前的各种文明以建筑在博爱和正义上相标榜。我们建筑在仇恨上。在我们的世界里,除了恐惧、狂怒、得意、自贬以外,没有别的感情。其他一切都要摧毁。我们现在已经摧毁了革命前遗留下来的思想习惯。我们割断了子女与父母、人与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联系;没有人再敢信任妻子、儿女、朋友。而且在将来,不再有妻子或朋友。子女一生下来就要脱离母亲,好象蛋一生下来就从母鸡身边取走一样、性的本能要消除掉。生殖的事要弄得象发配给证一样成为一年一度的手续形式。我们要消灭掉性的快感。我们的神经病学家正在研究这个问题。除了对党忠诚以外,没有其他忠诚。除了爱老大哥以外,没有其他的爱。除了因打败敌人而笑以外,没有其他的笑。不再有艺术,不再有文学,不再有科学。我们达到万能以后就不需要科学了。美与丑中再有区别。不再有好奇心,不再有生命过程的应用。一切其他乐趣都要消灭掉。
  • 凡是有危险思想出现的时候,自己的头脑里应该出现一片空白。这种过程应该是自动的,本能的。新话里叫犯罪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