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二

Machine repeats, Human creates

老栓买药

missing luxun

起早

深冬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冷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了。

华老栓忽然坐起,摸索下了床,找到了开关。啪!阴暗的出租屋内便弥满了青白的光。他走到窗边的桌子,滴,破旧的老电脑出现了熟悉的开机界面。

过了两三分钟,他熟练地点开浏览器,首页是刺眼的某度LOGO。

他输入了几个字,进入到某某病的贴吧,点开了一篇图文并茂的帖子,又认真读了一遍,并再三确认了帖子里的评论,拿起了纸,在上面记下了一串数字。

“小栓他爹,这就去么?”

是一个老女人的声音。里边的小黑屋里,也发出一阵咳嗽。

“唔。”

老栓一面听,一面应,一面扣上衣服;伸手过去说,“你给我罢”。

华大妈在枕头底下掏了半天,掏出一张银行卡,交给老栓,老栓接了,抖抖的装入衣袋,又在外面按了两下;便拿上手电筒,关掉灯,走向里屋子去了。

那屋子里面,悉悉窣窣,接着便是一通咳嗽。老栓候他平静下去,才低低的叫道,“小栓……你不要起来。……早饭么?你娘会安排到跟前”。

路上

老栓听得儿子不再说话,料他安心睡了,便出了门。

走到街上。街上黑沉沉的一无所有,雾霾都分辨不得,只有一条灰白的路,看得分明。电筒光照着他的两脚,一前一后的走。有时也遇到几只流浪狗,可是一只也没有叫。

天气比屋子里冷多了;老栓倒觉爽快,仿佛一旦变了少年,得了神通,有给人生命的本领似的,跨步格外高远。而且路也愈走愈分明,天也愈走愈亮了。

买药

老栓走到银行门口,停住脚步,想了想,拿起手机拨打了电话。电话接通了,传来不耐烦慵懒的声音。

“谁啊?那么早!”
“是我,那个…老栓。我现在就打钱给你们,药什么时候能到?”
“哦!”手机里传来的声音瞬间精神起来,“您放心!今天就给您发货!这两天肯定送到您家!”
“那药真的管用吗?”
“您放心吧!您要不信任我们的话,可以上某度贴吧看看啊!里面有好多吃了我们药后康复的病友发的贴子!您说,要没用的话早就有帖子说我们是假药了不是?这消费者的口碑是做不了假的,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哦,不能便宜点吗?为这病家也没剩多少钱了……”
“哎呀大叔!我们这药为什么这么贵?就是因为有效果啊!如果卖便宜的话您才需要担心呐!您去某度搜搜这病,首页出来的是不是我们公司的药?为什么?就是因为它效果好啊!如果没有重金投入,怎么出好效果?老实说,要不是您在贴吧咨询过我那么多次,我也了解点您的情况,我怎么可能会给您这么低的价格?”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啊。我现在就给你转过去,是这个账号没错吧?”老栓拿出纸条,念出数字。
“没错!就这个!我上班后就给您发货!嘿,老爷子,您可够早的,我这儿天还没亮呢……”
老栓走到ATM前,插入卡,输入密码,对着纸条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输入账号,把钱汇了过去。

回家

“哎哟老栓这么早出来锻炼?”他走出银行,似乎听得有人问他,但他并不答应;他的精神,现在只在一个包裹上,仿佛那是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别的事情,都已置之度外。他现在正等着这个新的生命,移植到家里,收获许多幸福。

天完全亮了,在他面前,显出一条大道;雾霾淹没了一切,路虽宽,却不知尽头。

老栓似乎已习惯了这一切,微笑着望向前方,心里感慨道:这世道真是变了啊。从前遇到疑难杂症问路无门,现在有了某度,一切都方便快捷了。

结束

“救星啊!”老栓心里暗自感叹,心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了很久,“对,我儿子出生那天的感觉!”。

老栓边走边想着病好后的家庭计划,渐渐地,消失在雾霾里…